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h3>那种季节有资格去扬州的大多是文人尤其诗人

    2017-09-10 16:03

     
      自从那年孟襄阳与李白在黄鹤楼上话别,乘一叶扁舟北下扬州后,毎逢阳春三月到来之际,都会有人将烟花般浓浓的春色和扬州这座美人辈出的城市连接起来。曾有一位明艳不可方物的维扬美女在春意还在料峭时预邀过我,我说,像我这等非文人更非诗人的穷酸布衣,只配冲出本地去没有烟花的邻近城市转转;我又说真要去了,万一不幸被她花容月貌迷得颠倒了神魂猿马了心意,如何去收拾?她想了一想说这倒也是。­
      
      于是我就去到没有烟花只有皮革和潮水的海宁城盘桓了十来天。期满前夜,喝过酒走在街上,正觉得灯火和意兴一般阑珊时,接到一则短信:“龙心肌梗塞住院,在重症监护室!”­
      
      我和龙第一次交道打在几十年前,我们在河边比掷石头,开始比高度远程,后来发展为对掷,他因命中率低而额头上又带了二个包,便发起怒来,冒着石雨一直将我逼退到家中,还余怒未消地用石头摧毁了我家房顶数片青瓦。­
      
      不过在他额头上包尚未完全消失时我们已经和好。几年后他应征入伍,当他兴致勃勃地趴在地上实弹射击时,我正坐在古老的石桥底下用自制的竹竿钓鱼;当我高兴地钓上一条肥肥的石斑鱼时,他正愤怒地将装满子弹的枪口对准他的排长,也该那排长吓得面如土灰屁滚尿流,因为他竟然说龙准确率低而不允许他打完规定的十颗子弹。他于是受到记过处分,几年后退伍,顺便带回一手漂亮的焊接技术。­
      
      回家后急急带了几枚酸果几束陈花赶到医院,龙虽脱离了危险,但还身体虚弱地躺在重症室被一些软管针头插着一台电脑监控着……­
      
      龙说这话时心情有些沉重,显然想起了前妻的种种好。当年几乎所有朋友都反对他离婚,可他固执己见一意孤行,最终休了糟粕之妻,义无反顾地将一树梨花压在了海棠上,这一压的代价是对这个由老夫少妻幼儿组成的家庭所担负的漫长职责。­
      
      我和龙十多年前一道在一座山上挖过矿,我挖得血本无归后流窜到台州开鸭煲店,龙又坚持了几年,直到琅珰入狱。­
      
      起因是市区有一对兄弟为追讨工程款,将几节炸药置放在对方车底,放言不给钱就炸车,对方马上报案,两兄弟马上被缉拿归案。警方顺着炸药来源这根藤一路摸上去,摸到了龙身上。他是出于义气将爆炸物卖给朋友的,可朋友又出于义气卖给那对愚蠢的宝贝兄弟。审判那天我也去了,只听矮个子审判长庄严宣告:龙因犯私自买卖炸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不过判决后几个月,我们就将理了光头穿着囚衣的龙从监狱里接回了家。由于对他的认定只凭高院一纸司法解释,通过各路亲友的奔波和申诉,最终法院撤消了原判改为免于刑事责任。­
      
      离婚后的龙紧接着梅开二度再次做了新郎,而他的身体状况却有点糟,先被查出了脂肪肝,后又被发现有糖尿病和冠心病,住了一阵院出来,又突发心肌梗塞住了回去。我说你原先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冒出这么些病?他叹口气道,我这一生真有点坎坷!­
      
      出狱后的龙东山再起,成立了一家设备安装公司,除安装设备外,也顺便“安装”水坝和公路。拥有五六位管理人员的几路人马,南下广东江西,北赴新疆青海,事业也算得上红红火火了,可婚姻又遭遇红灯,好容易将那把嫩草吃到嘴中,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节节败退。­
      
      龙的情况是这样:种过三年田,当过四年兵;拘过一次留,坐过一次牢;谈了四次恋爱,结了二次婚;生了一双儿女,大儿子大得上着大学,小女儿小得尚在襁褓——她来到人间才几十天。王先生的孙子这个月面世,龙意欲将小女相配,我们都认为不错,只是辈份有点乱。­
      
      初步结论是:龙应该会在六十岁之前荣升爷爷,七十岁之后有资格当外公。­
      

    上一篇:珍美丽脸宠最后定格在那个情殇的风雨之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