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来了就把外甥领回去知道不来的结果

    2017-08-09 11:26

    栓贵几个想拧转身子下山去,小头目说:“那儿去?跟着走!”看着他们跟上了前面的土匪,才在他们的后面跟着一起上南山。
    翻过了南山的山头,把县城完完全全甩在了另外一边了,才在一个土台上面停住,小头目让把肥羊口里的手巾拉出来。洋先生变成肥羊以后就不再是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的那样的气势了,土匪的不知道多少时间没有洗过的臭老布手巾呕熏得他弯腰扯脖哇哇着,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肥地。
    等他吐过了第一波,小头目把腰里的小刀子掏出来,右手执刀,左手揪住他的右耳朵,用刀子在耳朵上比划着问:“你老实说,是哪里人?干什么的?”来了就把外甥领回去知道不来的结果
    肥羊的大脑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能说实话,传出去太丢人现眼了。”想了想就说:“我是县商会会长的外甥,正在省城读书,来舅舅家玩的。”他没有说,他就是省政府刚刚派到这个小县里来的新任县长。要是说了真话,可能就会没有后面的故事了。可是这位新县长却怕传到省城里去,说了大话的自己和兵权在握的父亲的面子都不好看,就说了谎。他想让商会会长先不声张拿出些钱来把自己赎回去,脱身了再说其他的。
    一听说是商会会长的外甥,土匪们都高兴得跳起来,都说:“好不容易,抓住了一直大肥羊!”
    小头目把狗驴叫过来说:“你回去给那个滑头鬼商会会长家里送信去,好几回都抓不住他的头发,今天看他还能溜得脱吗?”
    狗驴害怕说:“我不敢去!”
    小头目说:“他亲亲的亲外甥在咱手里攥着哩,你有啥可怕的?”说完,把一个小土匪拿着玩的那支文明棍拿过来说:“拿着这个去,他见了不会不知道轻重的。”
    当了肥羊的县长说:“我给写个信吧。”去上衣口袋里摸别着的墨水笔,几下都摸不到。来了就把外甥领回去知道不来的结果
    小头目狠狠向所有土匪轮着盯了一遍,问:“谁他娘的拿去了?掏出来!”一个小土匪战战兢兢从衣服底下的贴身裹肚兜里掏出了县长的金笔双手递过来。县长拿出上衣兜露出一觉角的雪白的洋布手帕在上边写了几行字。
    小头目接过了白手帕,翻来覆去看,一个字也认不得。问栓贵几个:“你们有认得字的吗?”
    狗驴说:“保住念过书。”保住说:“我好些年前只念过‘一二三,人口手’早忘得干干净净了。现今连名字都不会写了。”
    小头目把文明棍和白手巾都给了保住说:“你是念过书的人,你到商会会长家里说去吧。”
    保住也害怕,不敢接说:“不是说狗驴去吗?”来了就把外甥领回去知道不来的结果
    小头目说:“你看看他那怂样子,还没去就吓得打怕怕,去了能把信送出去吗?”
    保住说:“人家家里那么多相公伙计,我去了不把我撕成肉片片才怪哩!”
    小头目说:“你就直着腰去,他先想他外甥的命,后才能想你的命。赎回去他外甥,你早在咱的山头上了,够得着你吗?你就给那个滑头鬼商会会长说清,晚上他一个人到南山上见我。要是驼上一千大洋,。”
    保住只好接住小头目给的两样东西。他小心翼翼得把手帕叠好像那个偷藏了洋水笔的小土匪一样装进裹肚里,把不太长的文明棍从背后的衣襟底下插进去,又把还露出来的一截塞进裤腰里面去,硬挺着不能弯腰,挪着步子往回城的路上走,他不敢让别人看见他一个穷光蛋手里拿着农民们摸都没有摸过的文明棍。
    栓贵见他那个走不动路的难受样子,就给他说:“你就木(笨)死了。到野地里揪几把茅草缠住不就看不见了?”保住就去旁边的地里揪柴草,挽成一小捆再把文明棍插进去,真的看不见了。就胳肢窝夹上柴草裹住的文明棍去城里了。
    栓贵他们谁都想不到是他们把新县长给送到土匪里当了活口肥羊,土匪也不知道他们绑的这一票是他们的石门山上从明清时代就占山为王的的好些辈土匪想都不敢想的肥票,他们这一代土匪不费多少劲就干成功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后来就越来越感到先总结的经验的确是生存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