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后来就越来越感到先总结的经验的确是生存的法宝

    2017-08-09 11:27

    这时候,在石门山上的老土匪头子还在兴冲冲等着儿孙子侄们弄到钱财粮食的好消息呢。他当大掌柜这些年,一直谨遵祖训,坚持小打小闹,适可而止,只和一些不大不小的地方上财主商人打交道,从来不去招惹权大势重的任何一个人。他记着父亲多次给他说过的话:“从古到今没有一个土匪能斗过当官的,远的不说,近的看看道光咸丰时期,南方的长毛闹得多大,还不是都把脑袋闹掉了?咱石门山能几百年传下来,就是一条,‘不和官斗’,时不时还要给官送些好处去。要不然,有一百个石门山,早都成了平地了。”
    老土匪年轻的时候还不以为然,。又一次,他亲自把金条给警察局里的黄老大送去的时候,黄老大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老掌柜,你不要小看兄弟我这几十条破枪,要拿下来你那个自以为险要的石门山要不了一个时辰,你信不信?”后来就越来越感到先总结的经验的确是生存的法宝
    看他不对答,黄老大就接着又说:“我知道你不服气,我实话给你说了,省里几次要派兵来进剿,是我说不用兴师动众了,那深山里就钻着十几个毛毛小土匪,闹不起大事来。他们忙着打大仗争地盘,就不再言传了。我从清朝到而今,就这一点点兵,可后面有大山靠着哩,无论来了哪个县长,不用我能行吗?你就在石门山上叭着,没有靠山,知道吗?哈哈哈!”笑得老土匪脊背直冒冷气。
    看见老土匪的神态不对了,黄老大又哈哈响亮笑着说:“老兄,你不要那样了。我读过阴阳五行,知道相生相克的道理,没有你老兄了,谁还认得我这个脚一顿,整个县都动弹的黄老大是谁呀?我知道你那个山寨里也没有弄出啥惊天动地的大祸害事情来。咱两个相安无事最好。再说,有钱人的钱里面就有一部分是给咱兄弟准备的,不拿显得咱不礼貌了。哈哈哈!”
    老土匪要是知道这一只肥羊是新县长的话,打死也不会继续了。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呢?
    现在,回过头来要说一说县长的来头了。后来就越来越感到先总结的经验的确是生存的法宝
    三十几岁的新县长是省里的一位老护国军师长的从东洋留学回来的大公子。他本来是在省里的民政厅就职的,有父亲的大面子,一去就占了一个重要的处长职位,不为挣钱,实在是只为了父亲的脸上有光。可前后左右的人都知道他是凭着父亲的权势来当处长的,基本上没有人从心底里看得起他。他心里也觉得空有满腹经纶没有机会施展,他真想把曾经跟着父亲见过孙文先生的事情拿出来炫耀,想到父亲再三叮嘱要他低调做人的教诲,就没有说。
    听说北边几个山区小县因为灾荒年馑派不出县长去,他忽然心血来潮要去试试。跑到厅长那里说了,厅长正发愁没有合适人选呢,瞌睡了有人自愿当枕头,立即满碟子满碗应承了,说:“你回去给你家父说说,他要是同意我就给省长说去。”
    他回家给父母说,父亲一听,坚决不准去,说:“现在天旱饥荒,到处死人,你跑到那个荒僻地方去能干啥?不愿意干事了,就回家守老婆孩子算了!”特别是妻子听了,哭得泪人儿一个。
    他说:“我都给厅长说话了,不去丢不起人。”后来就越来越感到先总结的经验的确是生存的法宝
    父亲说:“我给他说一声。”
    他说:“我看你和那个县的警察局长和一个什么郭举人都很熟的,人家都祖辈生活在那里,还都不活了?”
    父亲说:“那几个都是同盟会闹事的时候认识了的,有时候开会能见面。人家祖辈是那里的地头蛇,咱是关中平原上的人,去那里没有必要。”
    “你就让我去试试吧。”儿子恳求说:“我去外国读了那么多书,太想找机会干一番事业了!我给您老人家跪下了!啊!”
    看着儿子的迫切样子,老师长心软了,就说:“那里过去就是一个穷地方,现在又遭年馑,听说都饿死不少人了。”
    儿子说:“我去了就开粥棚舍粥救人!”
    父亲说:“你想得简单,要是有粮食,哪一个人当不了县长?”
    儿子说:“我从咱家里运些粮食去。去了再把那里的有钱人叫到一块,叫他们捐粮。”
    父亲叹气说:“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好了,不碰到南墙你是回不了头的了。去试和试和吧。”就给黄老大和郭举人写了信,派了几十个兵用骡马驼了家里的十几石粮食把儿子送到这个小地方来当县长了。
    谁知道,县长刚刚当了三几天就被土匪噙到口里了。

    上一篇:来了就把外甥领回去知道不来的结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