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h3>咱们的贵人去一步不离给我送到南山来

    2017-08-09 14:48

    一直看着他们吃饭的洋先生这时候向前一步,端过那个放蒸馍的盘子,把剩下的蒸馍给了他们三个人一人一两个说:“小兄
     
    弟,记住了,下午,我就在大街上等你们。”三个人把给的蒸馍往衣服衿子底下藏着出了帐篷。
    等到了人少一点的地方,保住给栓贵说:“大哥,我不想给土匪拉肥羊了。这洋先生给咱这么好,咱咋能忍心下手呀?”
    狗驴说:“我也不想了,土匪能给咱咋?人家洋先生把咱一句一个兄弟地称呼着。我咋都不干那见不得人的瞎瞎事了!”
    栓贵说:“你们再不吱哇了!我现在把肠子都后悔青了!可南城门外面的圆圈十字都划上了。”
    保住说:“咱赶紧去擦了去!”三个人顾不上去看父母领饭怎么样了,都放开步子往南城门那边跑。
    刚刚到了瓮城里的第一道门洞子里,一个靠着城墙洞壁圪蹴着的戴着破草帽的汉子站起来挡住他们说:“失急慌忙干啥去?
    咱们的贵人去一步不离给我送到南山来
    三人刹住脚步一看,都惊吓得呆住了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石门山上土匪里的那个小头目。
    小头目继续让破草帽遮挡住多半个面孔,小声说:“不要出声。跟到我后面走。”
    三个人提心吊胆跟着在前面低着头走的小头目,出了城门,沿着列石过了小河,往南山上了一截路,钻进叶子已经干得落完
     
    了的树林子。
    小头目确认四周没有跟来的其他人了,才露出笑脸说:“兄弟们,干得不瞎(ha)呀!这么快就瞅准肥羊了?”
    狗驴急着结巴说:“我,我,我我我… …”保住把狗驴掀到旁边骂:“你,我我逑哩,我我?”转过来给小头目说:“我们
     
    还没有十分把握(nue)。”
    小头目一下子就脸铁青了,睁大眼睛说:“没把握报的啥信?害得山里山外多少人都出动了!”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说
    咱们的贵人去一步不离给我送到南山来
    :“你几个谁在城墙上划的?先把那只发了痒的爪子剁下来,让我给老掌柜拿回去交差!”
    三弟兄傻眼了,没有人主动上前承当。狗驴和保住都看着栓贵。小头目咬牙切齿来拉栓贵的右手。
    栓贵吓懵了,一跳喊叫:“有哩,有哩,有把握哩!”小头目说:“有把握就好。要是出了岔子,就是流血丧命的大事!我
     
    早就给你们告咄了。你们不要当耍耍!”
    栓贵就给小土匪头目说了那个洋先生早晚都要上南山的事,小头目高兴了,说:“干得好!这一票捞住了,我叫老掌柜收你
     
    们正式入伙。”咱们的贵人去一步不离给我送到南山来
    狗驴说:“我们再不想去当土匪了。”
    小头目哈哈笑了几声说:“你这碎娃说得轻巧,你们说当就当,说不当就不当了?这是溜面面土,玩泥蛋蛋过家家的事吗?
     
    不知道《二进宫》戏里那一句话‘张仪门好进难出’吗?想都不要想了!你们跑了,谁接着给咱山上拉肥羊呀?”
    小头目不容分说,用已经拿在手里的破草帽煽着凉,给三个人命令说:“今个后晌,你三个早早就给我到街上等,我带人到山神庙后面的林子里等着。”说完,不等灰溜溜的三弟兄说什么,就大踏步上南山
     
    了。
     

    上一篇:想起了父母的可怜的眼神心里酸酸的想哭 |下一篇:义诊有他的想法付出的是实实在在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