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h3>只好期待再见没机会多聊幸亏拥抱

    2017-08-27 03:12

       初四早上,和真姐、姐夫一起在丽都酒店的二楼用早餐,发现住酒店的人居然很多,没想到大过年的像我们一样到处乱串的还不在少数。
     
    玲、婷、乔老师分别打来电话,秀真也跟他老公赶到酒店,只为再见个面,他们都留我吃了午饭再走,想在一起多说会儿话。我何尝不想呢,昨晚
     
    人那么多,又喝得迷迷糊糊,根本就没容得正儿八经说上几句话,何况发小喝那么多酒,我也一直惦记着呢。但今天约的去县城姐姐家,姐姐准备
     
    好了盼着呢,这个不能爽约,于是我带着满心留恋、万般不舍,辞别邯郸,辞别我亲爱的姐妹、同窗。随着邯郸离我越来越远,我和这座城市里我
     
    爱着也爱着我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思念,好在昨晚跟玲、君还有过一个拥抱,正像君的短信说的:来也匆匆,走也匆匆,!
     雾霾天气依然,好在高速公路并未封闭,我们一路顺利回到县城,在真姐夫的指点下来到姐姐家。跟哥哥们通电话,知道他们也在路上,开了四辆
    只好期待再见没机会多聊幸亏拥抱
    车来,除大爷大娘留守外全家出动,看来今天又是一个阖家团圆了。姐姐姐夫果然早做了准备,凉菜切好已装盘,青菜该择的择、该焯的焯,生肉
     
    也切好了丝和片儿,姐姐还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她的拿手菜——生炒鸡块。人马到齐,满满当当一屋子,光麻将就开了两桌,这帮人真是走到哪
     
    儿,麻到哪儿,据说姐姐昨晚专门去买了一副新麻将,哥哥们怕没得玩,还特意把老家的麻将也带了来,哈哈,真够着迷的了!昨天丽芳发信息,
     
    约了今天到她家小聚,慧英姐和理璞哥也参加,我知道这顿饭又不能在姐姐家吃了,但并没事先告诉她,每次回来都难得在家吃饭,姐姐该不高兴
     
    了。
     金海也和我联络了几次,说好到了县城我给他打电话,不论在哪儿总要见一面。刚约了金海去姐姐家,丽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又让金海改去丽
     
    芳家,并替丽芳做主约金海在那儿吃饭。金海是高中时为数不多比我年龄小的同学,虽然只在分了文理科后做了一年同班,但因为两家的村子离得
     
    近,也因为彼此的脾性相投,所以关系一直很好。金海对我尊重有加,平日里电话、短信也互有联络,他一口一个姐姐叫得又亲又甜,我也从心里
     
    没把他当外人,虽然遗憾他从来没到过秦皇岛,但只要我回去,我们几乎每次都能见面。金海大学学得中文,毕业后在县里教书多年,他热爱教学
     
    岗位,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如今桃李满天下,已是县一中数一数二的语文老师了。
        到丽芳家,丽芳和慧英姐正在厨房忙活,有荤有素地做了一桌子菜。因为过年每天都是好吃好喝,肚子里的油水早已超标,我们事先说好这顿
     
    饭聊天为主,吃喝为辅。要好的同学坐在一起,又是在家里温馨的环境下,我们的心情轻松而愉快,吃着姐姐们亲手做的饭菜,怎一个香甜了得。
     
    跟丽芳、慧英是多年的同窗加姐妹了,纵然经久不见也不会有丝毫陌生感的那种,虽然我去丽芳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在她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又
     
    随便又放松。不用劝菜,不用拼酒,这顿饭吃得格外舒坦,尤其丽芳最后做的下饭的大锅炖,菜多料全滋味足,连一向不爱吃熬菜的儿子都吃了满
     
    满一大碗。这一次欢聚,酒没多喝,菜没少吃,遗憾的是丽芳的大女儿茹茹中午值班不能回家吃饭。茹茹知道我去她家,特意跟我通了电话,还告
     
    诉我工作地址,并约了下午去单位见她,转眼成大人了,多懂事的孩子啊。(待续)
                                        快乐在每一个欢聚时刻

    上一篇:看笑逐颜开身心被欢乐的气氛感染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