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虽然平时都遮遮掩掩千方百计地藏财不露富

    2017-08-09 11:23

    有县老爷和黄老大郭举人带了头,其他的富户们哪个敢像以往那样厮磨硬抗?都根据个人的家底比例捐了粮食和银元。,可那一家的家当能瞒得过众人的眼睛?
    就这样,没有费多大的神,新县长的放饭救命粥棚就搭起来了。
    黄老大陪老娘吃完了晚饭,让悄声站在大格子门外面的丫鬟进来,把碗碟和炕桌撤下去,跪着挪到老娘的身后,给仍然盘腿端坐的老娘揉肩膀。问老娘:“娘呀,您老人家这几天这个着了风的肩膀怎么样了?”
    母亲说:“我都活到这岁数了,身子骨还能动弹就不错了。只要你弟兄和孩子们都好就比啥都强。”黄老大弟兄四个,都分家另过去了,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小的家业。
    黄老大继续揉着老娘的肩膀说:“好着哩,都过得人模人样的,还都不是托您老人家的福呀?”
    母亲是一辈子敬菩萨念佛,就说:“人都说‘身在公门好修行’,你可要记住多做善事呀!”
    黄老大说:“老娘,你不用叮咛,我心里明哩明白的。知道啥轻啥重。”
    母亲说:“我听说城门里往外拉死人了。这年头要饿死多少人呀?唉。”虽然平时都遮遮掩掩千方百计地藏财不露富
    黄老大说:“您老不用念叨了,县里今天搭棚放饭了。”
    母亲双手合掌说:“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这就好了。”
    这时候,丫鬟进来小声说:“老爷,商会会长老爷来了。说是有急事,非见到老爷您不行。”他一般不准小事直接报到和老娘吃饭的最里面的上房里来。
    黄老大示意丫鬟接替自己给老娘揉肩,就下炕穿了布鞋,出房门,回身闭好母亲住处的格子门。
    黄老大家里的房子是当地官宦富户们最讲究的由前房中房后房为骨架构成的两进的大院子,前房中间那一间是大门,门道进去迎面是一座精雕细刻的砖雕照壁,两厢是陕西关中常见的一边倒的厢房,沿两边的台阶走回去就是来客接待兼书房的中房。中房后檐比前檐长了一截,一面顶着粗檩条的木质叫做转身的板墙挡住了正中间的后门。转身上面挂着大理石芯子的六页屏,屏上面挂着挂了几面歌颂祖德的大牌匾,屏下面放着长几桌、大理石方桌和背靠镶嵌着大理石的太师椅。从木头转身后面的门里过去,才进到作为内室及灶房的厢房和上房,上房一般都是家里最长辈的住处,黄老大家上房上面还还和隔壁的郭举人家一样,又顶了一层,那就是千金小姐的绣楼了。
    黄老大来到中房,穿着绣花紫色长袍,套着蓝色府绸马褂戴了讲究的嵌着红玛瑙顶子的圆八揸帽子的商会会长正拿着县长那样的文明棍在地上坐立不安地转着。
    黄老大看见商会会长拿着文明棍,扑哧笑了说:“哎呀,老兄,你也学着咱小县长老爷的样子耍开文明棍了?也不撒泡尿照照多大年纪了,喝没喝过洋墨水?”
    商会会长撩起袍子襟,从里面的短衣兜子里掏出叠在一起的白手巾给了黄老大。黄老大狐疑着一层层打开,上面写着:“舅父大人,见字速带钱来救我!”
    黄老大说:“这不是你外甥给你的吗?拿给我得是叫我给你出钱?”黄老大知道石门山的土匪好几次下套,都让被兔子还快的商会会长逃脱了。
    商会会长说:“好局长大人哩,你看看这是谁的?”把手里的文明棍递给黄老大说:“我几个外甥都好好在他自个家里呢。”
    黄老大接过文明棍放近油灯下仔细一瞧,大惊失色:“啊!谁吃了豹子胆了?敢对师长的公子下手?不想活了!”回过神来问:“这咋会到了你手里?是谁送来的?”
    商会会长说:“是县衙前面的一个小娃送来的。”
    “人呢?”黄老大追问。虽然平时都遮遮掩掩千方百计地藏财不露富
    “我没有敢拷问,正叫家里给做饭呢。”商会会长说:“咋办?抓起来吗?”
    黄老大问:“没说是那个山头的?”
    商会会长说:“好像是石门山上的人干的。”
    黄老大站起来叮嘱:“你赶紧回去,好吃好喝,先把人稳住,不要让跑了。我就找人想办法。”
    商会会长连忙答应着出去了。
    黄老大穿了一身旧衣服,一个人悄悄去了南城门里面的大车店旁边的一个平时摆摊修鞋的小房子前面,敲开了小柴门,对着那个骂骂咧咧埋怨打搅了瞌睡的汉子狠劲踢了一脚,平时看上去窝哩窝囊的修鞋人猛然睁眼要发作,一看,一把手枪顶住了他的脑袋。就连忙又低眉顺眼了说:“我咋着你了?”
    黄老大咬牙切齿狠狠说:“去叫你老掌柜连夜下来见我!”
    修鞋匠故作不解说:“我听不明白你说啥?”虽然平时都遮遮掩掩千方百计地藏财不露富
    黄老大一个耳光煽上去骂:“去你妈的屁!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谁?你现在就去给你老掌柜说,就说姓黄的说了,他狗胆包天,弄下收不了口子的大事了!晚上我要是见不着他,明天一早就去一把火烧了那个土匪窝子!”说完,回身就去找郭举人去了。
    修鞋匠不敢怠慢,给破柴门挂上锁子,一溜烟奔石门山而去。
     

    上一篇:郭举人黄老大就自告奋勇报了捐粮的数目 |下一篇:从梦里直接跳起来栓贵和保住就没有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