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方式 >
    h3>这些六七十年前的往事光阴似箭岁月匆匆

    2017-08-26 13:52

     
        父亲生于1940年,抗战时他还小,自然没有亲历过打鬼子,但爷爷可是跟小日本有过正面交集的,我的叔伯大伯还亲手打死过伪军和鬼子兵。
     
        抗日战争时期,我们老家那一片属晋冀鲁豫边区,算得上是革命老区了。但不知为什么,我们村却是敌占区,尽管离我们村十几里的侯庄就是解放区,而且还是八路军的一个机关驻地。可能是离解放区很近的缘故,小日本在我们那一带收敛得多,对乡亲们的祸害也没有影视剧中表现的那么惨烈。即便如此,那年头兵荒马乱,老百姓民不聊生,每到青黄不接时还是有很多人外出逃荒要饭。有一年春季,住在我家后院的九爷(爷爷的长兄)一家去河南逃荒,走到离县城几里路的地方,遇上一个和部队打散的伪军要劫道。九爷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苦苦哀求放他们一条生路,可那人不依,凶巴巴的,一副不捞点什么不罢休的样子。九爷怕伤及一家老小,趁那人不备死死抓住那只拿枪的手,一边喊着我大伯的小名:愣着干啥?还不快动手!大伯慌乱中对着那人一顿拳脚,爷儿俩一齐把他打晕了。那时大伯还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想着反正是打了当兵的了,如果他醒来也得找自己算账,何况对伪军也是仇恨在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摘下挂在那人身上的一支小烟袋,拣了块砖头把烟袋杆顺着那人的耳朵眼儿敲进了脑袋里。
        小日本占领鲁西后,为了用汽车向中原运送物资和兵力,曾在我们村东修了一条公路。说是公路,不过是宽一些的土路,时有发生的战事,经常把路面炸得坑坑洼洼,再加上不时被抗日武装人为挖断,所以路况并不好。遇有较大破坏,鬼子的车难以通行,就会抓附近的村民抢修。有一回爷爷跟大伯被抓去修路,不会偷懒、卖力气干活的爷儿俩被鬼子兵看中,路修好后人也被带走为他们做饭。汽车磕磕绊绊一路往西,天黑来到一个陌生的村子驻扎。爷爷和大伯是连远门都没出过的小老百姓,一路上提心吊胆,一心想着怎么保命,他们虽然没那么高觉悟,不懂得救国救民的大道理,但肯定也是不愿给小鬼子当差的,于是就总寻找着逃走的机会。
     
        大伯年轻,干的是力气活儿,有一日,被一个不过二十岁的日本兵押着去村头井里担水。我们那边没有辘轳,打水时要用井绳钩着桶放到水面上来回摆动,摆着摆着猛地扣下去,水满了提上来就行了。那日本兵看着大伯打了一桶水,觉得很好玩,就把枪靠在井边的柳树上也要试试,可是怎么摆也扣不下去,大伯帮着打满水,他又要试着往上提。那时都是木桶,装满水很沉的,日本兵费力而又专注地提水,完全放松了警惕。大伯看看四下无人,悄悄抡起扁担,手起扁担落,照着那日本兵的后脑勺狠狠打下去,小鬼子哼都没哼,整个人扑通一声栽进了井里。大伯怕他不死,又把已经提上来的水连桶带水砸了进去,扛起那支步枪就跑了。大伯一路向东,到八路军驻扎的候庄把枪交了公,为此还受到表扬。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大伯打死了日本兵,抢走了枪,那边知道了消息可把我爷爷急坏了。一方面爷爷替他的侄儿担心,怕他被小鬼子抓住打死;一方面人家都知道他们的叔侄关系,真要追究起来爷爷也难逃一死。为了活命,爷爷趁天色已黑爬上房顶逃跑。所幸那个村子房与房之间都离得很近,胡同也很窄,爷爷就从一座房子跳到另一座房子,拼命向家的方向跑。到了村东头一个废弃的宅院时,鬼子已经满街搜查起来,情况十分危机。爷爷从房顶上跳下来躲进一间柴房的柴草里,心想着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说来也巧,就在那天夜里,小鬼子奉命开拔,爷爷也躲过了一劫,等天亮后根据被抓来时的方向,走了几十里路终于回到了家。
     
      ,如今知道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我记录下来,虽然不能传世,但也希望给已经作古的祖辈、父辈一个交待,如果他们泉下有知,该欣慰若干年后的今天还有后辈记得他们、书写他们。

    上一篇:永远留下来成为中国诗歌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下一篇:没有了